天然气技术是重卡的发展战略方向_新能源汽车网,重卡需严格执行排放法规重卡

 豪华车     |      2020-05-07 22:26

:方总,您好!感谢您接受腾讯汽车采访。请问乘用车和商用车的差距或先天的优势在哪里?

方红卫:天然气技术是重卡的发展战略方向

一说到重型卡车,很多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到那一个个动力充沛、车屁股却又经常甩出一道黑烟的庞然大物。在整个汽车行业都在风行节能环保的今天,重卡领域会不会落伍呢?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陕西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方红卫,他表示:“重卡需严格执行节能环保和排放法规。” 老牌重卡企业名不虚传 陕西汽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始建于1968年,是当年国家选型对比试验后保留的唯一指定越野车生产基地和首批汽车出口基地企业。目前,该集团已拥有包括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在内的20个参股子公司。 据方红卫介绍,该集团通过广泛的对外合作,搭建起了全系列商用车研发平台及其支撑系统,建立了现代化的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技术水平始终保持国内领先。同时,该集团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开发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重型汽车升级换代新产品,在中国物流运输车辆年度测评中屡屡获奖。 近年来,该集团通过体制和机制的不断创新,先后荣获多种殊荣,已经发展成为中国五大名牌卡车企业之一。“在未来,我们将按照‘做强重卡,做大商用车,培育新的增长点,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部署,在继续做好重型卡车发展的同时,大力发展高技术含量的特种车,开拓发展其他商用车,带动发展专用车、汽车零部件和其他汽车衍生行业,力争早日建成年产销整车20万辆、工业总产值500亿元的国际化特大型商用汽车企业集团。”方红卫介绍说。 纯电动重卡引起业界关注 电动汽车作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突破口,已经成为世界各主要国家和汽车制造厂商共同的战略选择。目前,在各国政府的大力推动下,电动汽车进入了加速发展的新阶段。面对这样的机遇,陕汽当然不会错过。目前,陕汽纯电动牵引汽车经过多方面的论证、调研、比对,历经12个月终于研发成功,并已经开始大批量产销。 重卡对动力的要求非常高,目前电动车在乘用车领域尚不能完全摆脱动力困扰,电动重卡又是如何满足自身动力需求的呢?据方红卫介绍,目前陕汽研发生产的电动重卡主要用作港口的牵引车。“港口牵引车有几个特点,低速、间断行驶,这就意味着如果用传统重卡,那么污染将会非常严重。”方红卫说:“由于速度不高,电动重卡能很好地满足动力需求,而且没有污染。同时,像港口这样的场所,给车充电也会相对容易一些。” 低碳化是重卡行业的趋势 在谈到陕汽的电动重卡时,方红卫表示,在重卡行业讨论低碳化的趋势相对来说比较少,大家更加的关注乘用车领域怎么样发展新能源车辆,但是他个人认为重卡行业其实更应该受到关注,因为这是一个真正的高耗能的行业,低碳化应该是重卡行业发展的一个趋势。 方红卫介绍说:“在商务车里重卡耗能是相当高的,污染也是最严重的,所以重卡行业应该自觉起来,不能因为没有人提或者说提的程度不够我们就不做任何的事。” 目前,除了纯电动重卡,陕汽开发的使用压缩天然气重卡和使用液化天然气重卡也已经完全产业化。“今年我们可能会有几千辆使用天然气的重型卡车行驶在具备天然气资源的区域。”方红卫说,“我国将天然气应用在汽车上已经有些年头了,从早年的压缩天然气开始一直发展到了现在的液化天然气。以重型卡车为例,使用天然气的车辆成本比使用柴油的大概节约45%,综合碳排放量比柴油减少了80%。未来,我们将探索甲醇在天然气汽车方面。”

“现在大家说起自主创新、打造自主品牌,包括发展新能源汽车,都关注的是乘用车,商用车却很少被提起,这是不合理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华菱星马汽车集团董事长刘汉如3月12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方红卫:没法比,我觉得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要拿乘用车来比商用车,完全不同的概念。乘用车所提供的服务和商用车所提供的服务完全是两个概念。

2011-10-12作者:rodin来源:腾讯汽车

第二届全球汽车论坛于2011年10月11-12日在成都召开,记者在论坛现场进行全程跟踪报道,并为您带来重磅嘉宾访谈。以下是记者对陕汽集团董事长方红卫的专访。

记者:方总,您好!感谢您接受腾讯汽车采访。请问乘用车和商用车的差距或先天的优势在哪里?

方红卫:没法比,我觉得这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要拿乘用车来比商用车,完全不同的概念。乘用车所提供的服务和商用车所提供的服务完全是两个概念。

记者:咱们现在天然气重卡这块是战略方向吗?

方红卫:我觉得重卡来讲的话,节能减排最现实的东西就是天然气,这是一个方向。当然电动车也可以搞,但是使用范围会非常狭窄,因为技术的原因,对我们的商用车来讲,我增加一公斤的重量,都意味着减少一公斤的有效载荷,那些东西不太现实。

记者:在商用车的排放标准方面,陕汽对新的标准有所准备了吗?

方红卫:没有。

记者:您刚才提到在产业链的两端有更多有价值的文章可做?

方红卫:我说的技术前端。

记者:但技术前端这块,大家说的所谓合资潮嘛,中华这块,您觉得这是一种解决路径吗?

方红卫:实际上咱们看看,车辆走到前端了,技术前端的东西,核心的这些东西,比方说最简单一个共轨系统。现在无非是博世、道尔夫,还有像其他的几家等等。就是这些核心的东西会逐渐走向整合,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制造环节中间一些零部件的制造什么的可能会有整合,这个合也好分也好都不是问题,我认为都不代表产业的一个晴雨表,不是产业的晴雨表,无所谓。比如今天我们来开会,我们看会议主持人来了没有,嘉宾来了没有,某一个下面的听众说我没来,今天有事来了或走了,都没有关系的,不影响。不是说他来了就代表什么,不来就代表什么,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是今天的主持人一定不能不来,不来会就开不了了。我们研究的是研究那部分问题,后面的那部分问题不研究他。

记者:您觉得整车企业在技术前端最可作为的地方在哪儿?

方红卫:两端。

记者:您刚说的是服务端和前端?

方红卫:对。

记者:我们现在只说前端的话,您觉得我们可作为的是什么?

方红卫:前端就是核心的技术、核心的零部件、核心的工艺。

记者:这个还需要和零部件厂商有更深一步的合作吗?

方红卫:是,必须的。

记者:但是谈到这点的话,就像您提到很多是外资的零部件厂商在掌控一些核心技术,这个会不会构成一些障碍?

方红卫:需要时间。这个东西不逼是出不来的,正是因为今天外资所掌握的核心东西,才有可能我们明天会有,这是逼出来的。

记者:上次重卡发布会上,您提到过关于咱们正向国家有关部委扶植天然气重卡政策方面的提议,现在进展是怎么样的?

方红卫:有进展。

记者:是什么样的进展?

方红卫:大家过去不太重视这个事,现在不光是我们企业,包括使用环节,包括能源提供企业,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他们都把下一步的战略倾注在气上,因为油就这样了,但是应该说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还是有前景的。所以他们把天然气作为下一步的发展战略,

所以这样的话,大家一起来做的时候,国家逐渐来重视这个事了。后期在推广的过程中间,在市场环境,以及法规的制订上来讲,可能会往前迈进很大的一步。据说在酝酿相关的政策,但是还没有正式出台。

记者:是什么部门在参与?

方红卫:几个部门都在参与,包括工信部、环保,但是还没有出台这些东西。从交流过程中间来讲,都表示了对这个产业的支持。

记者:已经初见端倪了?

方红卫:对。

记者:但是气的话受地域限制很比较明显嘛,像西南?

方红卫:你是不了解气,气跟油一样,气液化以后跟油一模一样,没有关系。

作为新上任的全国人大代表,刘汉如告诉记者,今年他提了三个与商用车相关的建议,以引起国家对商用车,尤其是重型商用车的支持和关注。

:咱们现在天然气重卡这块是战略方向吗?

“重型商用车在我国不仅要作为生产资料,还牵扯到国防安全,地位和作用很重要,而且中国的市场又这么大,国内商用车合资的趋势却越来越明显,这很令人担忧,从轿车合资的经验来看,市场是换不来技术的。”刘汉如表示。

方红卫:我觉得重卡来讲的话,节能减排最现实的东西就是天然气,这是一个方向。当然电动车也可以搞,但是使用范围会非常狭窄,因为技术的原因,对我们的商用车来讲,我增加一公斤的重量,都意味着减少一公斤的有效载荷,那些东西不太现实。

为此,刘汉如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国家要加强对商用车企业自主创新和自主品牌建设的支持。

:在商用车的排放标准方面,陕汽对新的标准有所准备了吗?

“在国外,商用车是技术密集型、人才密集型、资金密集型的产业,而在国内,虽然商用车技术水平与国外差距不断缩小,但应该看到我们的技术升级条件并不好,同质化竞争比较严重,利润比较少,限制了更进一步的自主创新。希望国家下一步能参照乘用车的做法,在科研项目、实验设备等方面对商用车给予支持。”刘汉如说。

方红卫:没有。

同样,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刘汉如也希望自己从事的重卡行业得到关注。

:您刚才提到在产业链的两端有更多有价值的文章可做?

“谈到新能源,多数人都在讨论轿车,即使关注商用车也只是想到客车。可是大家要知道,雾霾天气,重卡的‘贡献’很突出,1辆重卡的排放相当于10辆轿车,从污染的角度来说,也该是关注卡车的时候了。我有两个想法,一是关注天然气重卡技术,大力发展天燃气重卡,这对能源结构的调整、减轻环境污染都有好处,而且,天然气国内有储备,俄罗斯、澳大利亚、南美储量也很丰富,气源是可以保障的。二是降低排放有多条路可以走,不能简单地把新能源汽车认识成纯电动汽车,也可以做油电混合、气电混合的商用车。”刘汉如说。

方红卫:我说的技术前端。

刘汉如的第三个建议与整车再制造有关,“现在我们提再制造,都说的是发动机等零部件的再制造。实际上,没有整车的再制造,就没有零部件的再制造。”

:但技术前端这块,大家说的所谓合资潮嘛,中华这块,您觉得这是一种解决路径吗?

当下,渣土车、水泥搅拌车、垃圾车等城市用车都是5年以上的旧车,排放不达标,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城市的雾霾天气。“但把这些车辆直接报废,用户的损失又太大,现在我们希望能自己召回,给车辆升级,这部分费用,我们希望国家补贴一部分,用户承担一部分,厂家出一部分,大家共同把环境治理的社会责任担起来。”刘汉如说。

方红卫:实际上咱们看看,车辆走到前端了,技术前端的东西,核心的这些东西,比方说最简单一个共轨系统。现在无非是博世、道尔夫,还有像其他的几家等等。就是这些核心的东西会逐渐走向整合,其他的东西,比如说制造环节中间一些零部件的制造什么的可能会有整合,这个合也好分也好都不是问题,我认为都不代表产业的一个晴雨表,不是产业的晴雨表,无所谓。比如今天我们来开会,我们看会议主持人来了没有,嘉宾来了没有,某一个下面的听众说我没来,今天有事来了或走了,都没有关系的,不影响。不是说他来了就代表什么,不来就代表什么,没有什么太大关系。但是今天的主持人一定不能不来,不来会就开不了了。我们研究的是研究那部分问题,后面的那部分问题不研究他。

:您觉得整车企业在技术前端最可作为的地方在哪儿?

方红卫:两端。

:您刚说的是服务端和前端?

方红卫:对。

:我们现在只说前端的话,您觉得我们可作为的是什么?

方红卫:前端就是核心的技术、核心的零部件、核心的工艺。

:这个还需要和零部件厂商有更深一步的合作吗?

方红卫:是,必须的。

:但是谈到这点的话,就像您提到很多是外资的零部件厂商在掌控一些核心技术,这个会不会构成一些障碍?

方红卫:需要时间。这个东西不逼是出不来的,正是因为今天外资所掌握的核心东西,才有可能我们明天会有,这是逼出来的。

:上次重卡发布会上,您提到过关于咱们正向国家有关部委扶植天然气重卡政策方面的提议,现在进展是怎么样的?

方红卫:有进展。

:是什么样的进展?

方红卫:大家过去不太重视这个事,现在不光是我们企业,包括使用环节,包括能源提供企业,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他们都把下一步的战略倾注在气上,因为油就这样了,但是应该说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还是有前景的。所以他们把天然气作为下一步的发展战略,

所以这样的话,大家一起来做的时候,国家逐渐来重视这个事了。后期在推广的过程中间,在市场环境,以及法规的制订上来讲,可能会往前迈进很大的一步。据说在酝酿相关的政策,但是还没有正式出台。

:是什么部门在参与?

方红卫:几个部门都在参与,包括工信部、环保,但是还没有出台这些东西。从交流过程中间来讲,都表示了对这个产业的支持。

:已经初见端倪了?

方红卫:对。

:但是气的话受地域限制很比较明显嘛,像西南?

方红卫:你是不了解气,气跟油一样,气液化以后跟油一模一样,没有关系。